若航資訊
領飛中國通用航空——若航
發布時間:2016-05-10    點擊數:

10年,一個具有标志性意義的時間節點;10年的付出、忍耐和堅持,成就了若航集團如今在直升機通航的地位,成就了呂勇從一個空軍士兵到一個通航産業領導者的轉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平凡之路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樸樹 - 平凡之路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和直升機的起降一樣,若航集團主席呂勇是個直來直去的人,喜怒都寫在臉上。作為多次和他打交道的媒體人之一,現代快報記者目睹了屬于他的各種表情。從最先的躊躇滿志,到行至中途的疑惑、悲壯,甚至悲憤,這張臉的表情,始終是和若航發展的軌迹,甚至是和中國通用航空發展的進程密切相關的。

呂勇的最新表情,則是一種開朗。從前,他曾經為自己是中國通用航空發展的先烈,還是先驅而焦灼過;現在,中國通航面臨着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,他給自己的最新定位是:領飛中國通用航空。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,呂勇和他的若航為此準備了十年。截稿前,呂勇打電話告訴快報記者,李克強總理5月4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會議決定部署促進通用航空業發展。“這是國家戰略,對中國通航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利好。”


◆◆




2014年12月26日,周五,對于若航來說,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。這一天,若航集團蘇州機場的電話幾乎被打爆。


“公司可以查到的幾個電話,一整天幾乎沒有停過。”想起當時的情形,近日,若航集團副總裁吳曉貝還有點不敢相信,“幾乎所有的電話都來自外地,電話那頭總是各種各樣的"上普",而所有的電話,無一例外都是來咨詢若航的飛行員培訓業務的。與此同時,所有的來電者都解釋,他們是看了上海一家紙媒的報道後,對學習直升機飛行感興趣的。


呂勇随即在網上看到了這份報道,報道的标題是《玩的就是心跳,女白領轉行開直升機》,内容是上海一位女白領辭職到若航學習直升機飛行的事情。呂勇想起幾天前,若航曾經邀請蘇州周邊的一些媒體,前來報道若航蘇州機場正式運營的消息,飛行培訓是其中的一個項目。細心的呂勇甚至回憶起了那位上海記者的樣子。


呂勇介紹說,以前,普通人對直升機的了解,就是很酷,就是有機會坐上去體驗一下,在大多數人眼裡,直升機就是一個自己隻能遠觀不能擁有的奢侈品;現在通過了解,發現原來直升機并不遙遠,拿長三角來說,若航就有三個超大型通用航空二類基地機場,而且學習直升機飛行,費用并沒有那麼昂貴,如果你找到合适這個領域的工作,三到四年就可以把交出去的學費掙回來。


而那天打電話過來的人,經過一年多的學習,很多都已經拿到了可以用來求職的商照。


“十年了,我們等的就是這一天。”一個“等”字,道出呂勇十年甘苦。



呂勇是個理想者,也可以說是個夢想家。2005年,從德國回來的他,在考察了世界幾個主要國家火爆的通用航空市場後,斷定這種火爆也一定會在中國出現。于是,他在中國通航一篇荒蕪的基礎上,成立了若航集團,并在南京的老山開建中國第一個民用直升機機場。


他有一個宏偉的計劃,他曾經在老山用PPT向快報記者展示了他的目标和規劃。雖然中國的直升機數量有限,圍繞直升機的相關産業和市場還沒有形成,但是他想提前布局,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機場網絡。一開始他的目标不僅僅是長三角,他把觸角伸向了珠三角,甚至成都平原。他深信,随着經濟的發展,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和個人購買直升機,或者利用直升機進行商務飛行。


但是事與願違,中國的通航太沉寂了,他覺得他是孤軍奮戰。于是他修改了戰略,縮小了區域,眼光收攏後,目标隻有一個長三角。他的理解是江浙滬經濟發展迅速,人口過2億,如果若航成為長三角的最大通航企業,也應是中國乃至亞洲最大。



2009年,南京人呂勇首先運營了老山機場。他租來了一架8座的直升飛機,在南京首開直升機空中遊覽項目,并與政府合作參與直升機救援項目。但是他期待中的直升機商務旅行的春天,始終沒有到來;他敞開機庫,但是沒有私人飛機前來停放。而臨時雇來的飛行員也不靠譜,說休息就休息。


2011年,呂勇決定購買直升機,組建自己的機隊;并且“購買”教練飛行員,培訓自己的飛行員。與此同時,長三角機場的建設也沒有停下,蘇州和紹興機場先後開工。


所有的項目,都需要花費大把的精力和錢,一個沒有現實回報的夢想家的夢想,還能持續多久呢?


許多個夜深人靜,呂勇一個人站在老山既是辦公室又是卧室的房間,思忖“我是先烈呢,還是先驅”?




呂勇說,他骨子裡不是一個商人,但是能夠成就夢想,成就若航的恰恰是市場。


2014年,是中國通用航空發展史上關鍵的一年。這一年有消息放出:2015年将全面推行開放低空空域。對于中國通用航空來說,無疑這是一個爆炸性的利好——直升機可以比較自由地飛行了。按照邏輯來說,有了可以飛行的空域,就會有可以飛行的飛機。但是有了飛機,飛行員在哪兒呢?于是商機來了。


2014年12月26日,剛剛投用的若航蘇州機場的電話被打爆了。


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直升機培訓,呂勇說,培訓你一要有飛機,二要有教員,三要有供飛機起落和存放的機場。而環顧整個中國,像若航這樣所有條件都具備的通航公司少之又少。


呂勇緊蹙的眉頭舒展開了,一臉躊躇滿志,仿佛回到了剛剛起步的2005年,不過那時候他的底氣來源于夢想,現在他的信心來自于市場。


呂勇介紹,僅2015年,若航集團一家公司的飛行時間就占了全江蘇省已注冊12家通航的一半以上。而若航的培訓業務還在快速增長,作為若航“航校”的校長,每隔一段時間,他就會看到一些新的面孔,這些面孔是若航的未來,也是中國通航的明天。


“今年10月,亞洲最大的直升機專用機場——紹興機場開通運營,若航的長三角機場網絡就算全面完成了。”呂勇說,依托這三個機場,以及長三角陸續建設的太湖東山、西山、雨發等50到60個直升機起降機坪,若航之前規劃的商務飛行,空中旅遊都可能成為現實。


若航蘇州機場負責人劉傑介紹說,坐直升機空中遊覽蘇州已經成了若航的“傳統項目”,“空中看到的太湖、陽澄湖和你置身其間時,是完全不一樣的,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。”


2005年,呂勇作為一個夢想家,超前預想到今天通航的大發展局面,并提前布了局。現在,作為行業引領者,他也已經看到了可以觸摸的未來。或者他會嘗試直升機的上遊制造産業?若航正在加州工廠裡敲打的模具意味着什麼?誰知道呢?對于一個有商業頭腦的夢想家,一切皆有可能。



對若航來說,目前,它的直升機飛行員培訓業務,是最大的利潤增長點。短短幾年,已經先後有18批次的近百名學員在若航學成結業,或者正在學習。學員來自各個年齡層和各行各業,其中有29歲的媒體記者,22歲的大學生,25歲的機關公務員等。憑借自身規模和軟硬件條件,成為中國乃至亞洲最好的航校是呂勇和若航的一個目标。呂勇說,“我們想成為中國直升機飛行員的黃埔軍校。”